十三邀第三季

《十三邀》是一档为许知远量身打造的节目。他“带着偏见出发”,在一次次谈话过程中,“感受到自己认知和情感的疆界被拓宽”。本季嘉宾包括张艺谋、李宇春、王石、徐冰、赫拉利、唐诺、吴孟达、黑木瞳、木村拓哉等。

展开剧情
导演:
更新:
2024-05-18 11:06:08,最后更新于2天前
播出状态:
完结
评分:8.3分

演员表

职业:主持人,演员
许知远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歌手,创作人,演员,导演
李宇春

  李宇春(Chris Lee),1984年3月10日出生于成都,中国流行女歌手、演员、词曲创作人、演唱会导演。

职业:演员;编剧
吴孟达

  吴孟达,香港男演员,1953年1月2日出生于福建厦门,七岁随父母移居至香港。  

职业:演员,歌手
木村拓哉

  木村拓哉(きむら たくや),1972年11月13日出生于日本东京都。日本演员、歌手、声优。男子偶像组合SMAP全

职业:导演,摄影师,编剧,演员
张艺谋

  张艺谋,1950年4月2日出生于陕西西安,中国电影导演,“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美国波士顿大学、耶鲁大学荣誉

职业:音乐制作人,歌手
王健

  王健(Kent),1984年2月8日出生于中国广州,中国内地男歌手。2008年12月发行音乐作品《KenT》,主

职业:演员
黑木瞳

  黑木瞳,1960年10月5日生于日本福冈县,日本影视女演员,毕业于宝冢音乐学校。 &nb

职业:美术
徐冰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
马勇

 主要作品:《卧薪尝胆》 饰 管胜《相思树》 饰 杨延《乔家大院》 饰 长栓《汉武大帝》 饰 韩嫣《我的三个母亲》 饰 孙兴国

职业:导演、编剧、演员
毕赣

毕赣1989年出生于贵州省凯里市。他于2008年进入山西传媒学院编播系就读。学生时期,毕赣便开始电影创作,作品有《老虎》、《金刚经》等。  2

职业:导演,编剧,摄影师
毕赣

  毕赣,1989年6月出生于贵州省凯里市,中国导演、编剧、摄影师,毕业于山西传媒学院2008级编导专业。

职业:主持人
万峰

  万峰,原名刘万成,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伊甸园信箱》节目主持人以及上海广播电台《相伴到黎明》节目主持人。他主持

职业:演员,导演,编剧
徐冰

  中文名:徐冰  国????籍:中国  民????族:汉  星????座:射手座  血????型:B  身????高:177cm  出生日期

职业:导演
王石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影评

如果老谋子当时坚持一下,林妙可命运会不同吗?

这事没人知道。

林妙可这个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张艺谋其实也说不上来。

他只是说清楚了为什么这样安排的前因后果。

他觉得林妙可唱的问题不大,但是技术团队认为音准差,还是需要换一个。老谋子还特地请教了国外的团队,来判断这个算假唱么。然后大家巧妙的用了个“这算一个情境表演”的概念,换的了当时的逻辑自洽。

但是后来我们也知道,网友不买账啊。

林妙可因为假唱的标签变成众矢之的,而杨沛宜则被抱以普遍的同情。在当年和后来的一些报道中,会称赞杨沛宜的低调稳重及歌唱实力,说到林妙可则觉得她哪怕表演都满做作的。那时候吧会不自觉的感觉在看一部漫画,女主角是个有才华但是被压迫的小姑娘,现在台上的总有一天会被女主角 仙女的角色打败。

但目前反转并没有出现,杨沛宜现在是个有才华、低调但表演评价不错的小姑娘(也该是高中生了吧),林妙可上了南京艺校,容颜的辨识度也没有小时候那么高。

当年那些认为一个被彻底耽误了,一个将得到风光无限的预言也没那么准,她们的道路就目前来看,仍说不上有什么天壤之别,也判断不了未来会怎么样。

老谋子在访谈中说,早知道应该坚持一下,就没事了。

但是谁敢说,坚持了以后就肯定都买帐了?林妙可会不会因为音准问题,被搞上风口浪尖,也不知道。

虽然对于林妙可的质疑不断,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也有很多声音渐渐认为,林妙可也只是个“受害者”,她作为一个孩子根本无法选择当时的情况,不要说她,连张艺谋当时也瞻前顾后,不知如何是好。作为一个孩子,承受了许多不该承受的恶意和责任,“我们”真的还有必要追着这件事不放么?

这些转变和声音其实引申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我们”到底是谁。

在张艺谋那个年代,他可能是知道“我们”是谁的,就如同开会,党员和团员就是“我们”,不是的(也就他一个)要默默走开。

人们总想不停地划分出“我们”,你是同情林妙可的那个“我们”,还是反对林妙可的那个“我们”?

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这十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世界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多,观点越来越多元,每一个人身上可能都带着多多少少矛盾的,流动的观点,我这个时候是这个想法,过了一段时间是那个想法,我还是那个我,但是“我们”还会那么团结一致吗?

而这种现状,正是张艺谋这一代导演在年轻时候没有经历过的,也是我们每一个人,虽然在经历,但是找不到规律的现状。

在张艺谋年轻的那个时候,找到一条“大多数人认为正确的道路”的,大多数人的利益就是集体的利益,为了集体的利益,小部分人是可以牺牲的,这天经地义。

就如同在奥运舞台上,为了让大多数人听到好听的声音,看见可爱的面容,林妙可和杨沛宜,是不能够完整出现的,她们一个贡献了声音,一个贡献了姿态和容颜。

哪怕她们自己不想这样,哪怕张艺谋这个总导演觉得没必要这样。

但成长于照顾大多数利益的张艺谋,仍然下意识的认为能照顾到大多数人的情绪。

然后不是那样。

而且越来越不是那样。

从“大多数人”都攻击林妙可的假唱,到越来越多的声音指出林妙可及其家庭的身不由己,或者到对张艺谋甚至整个团队的体谅……虽然观点冲突仍然不断,但是不同的声音越来越多。

因为每个人,都希望有每个人自己的想法。并且是当下的想法,就要在当下表达。

我们现在说话,评论,也喜欢说“如果事情没有反转……”,也就是说,太多的时候,事情会有改变,甚至反转,不是因为一开始描述错了,而是有各种角度不同的描述。

个人主义,其实多多少少带着茫然和不确定性。虽然我们知道自己很重要,但是我们自己到底有多重要,我们无法判断。我们的声音会变成什么样的力量,在我们发声的时候,我们不知道。

如果说这次张艺谋在那里说“如果坚持一下就好了”,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想法的话,我理解是:还不如承认自己不知道。

坚持一下,不是因为要改变什么答案,因为答案不可知。

坚持一下,其实是为了求自己一个心安,找自己的一个可能。

除了力求自己的心安,对于其它人的反应,我们不知道。

在现在这个时代,他人的反应不可控,也不该控。

张艺谋不知道他许多决定的后果(比如林妙可假唱后的轩然大波),许知远不知道他许多决定的后果(比如有些访谈播放后的全网……黑),我们当然也可能不知道自己决定后的后果。

别人对你的反应可能也只是他一时口快,或者无心之举,打法打法时间,但可能会对你自己造成不小的冲击。

你越在乎别人的反应,你就越容易陷入冲击的泥沼。

这种冲击,就是我们现在个人主义的代价之一。

也是自由所带来的代价之一。

你说的一切言语,都有可能带来负面的评价。而且你甚至分不出到底是负面多,还是正面多,或者干脆是不知所云的话语多。

虽然我们可以起许多调侃的词对待反驳的人,说他们杠精什么的,但是不要忘记,这些ID后面,就是一个一个的人。他们也在说出他们的想法,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这个人,是真实的,这个需求,是合法的。任何反馈,都有概率,让人发现,赞同,或者反对。我们自己也有可能,在某个时刻,某种心情,变成某个杠精。

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可以承认自己不知道的年代。没有斩钉截铁的权威,也不该有这样的导师……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不知道,而不是再像以前一样,我们明明不知道,但是要装出我们知道的样子。

承认无知,才能进步。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们只有不停拷问自己,才能慢慢前行。

自由有代价,自由也有意义,这个意义就是,你不要揣摩,不要预测,你拷问自己,然后说出你想说的就好。

只要你合法,你就可以说你想说的,你可以批评,也可以被批评。你可以表扬,也可以被表扬。你可以无视,也可以被无视。

任何反应,都不可预测。

我们都会渐渐习惯这种不可预测,既然说什么话都不可预测,既然已经没有“绝大多数会赞同的套话”了,所以也许大家反而更加诚实,诚恳,公开,透明。

我不知道我说的别人认为是对的还是错的,于是,我只是说我想说的。我知道我说的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和反馈,我可以在乎,也可以不在乎。关键是,我要怎么坚持说出自己所想,坚持寻找到我自己,而不是期待有人生的救世主。

寻找到自己,突破自己,反思自己,接受自己选择的后果,才是我们最值得过的生活。

这种寻找、突破、反思,接受,张艺谋在《十三邀》第三季访谈里其实也表现了。

看十三邀,经常会觉得很饿……

虽然许知远说他觉得十三邀都快是行活了,但是其实,采访不一样的人,都会有不同的观众产生不同的角度的兴趣。

比如我看张艺谋,他生于集体主义时代,也经常说要照顾大家的情绪,但是他也是非常愿意往个人主义元素在走的导演——作为一个中年人,我想他很难摆脱年轻时候集体主义带给他的阴影,但也带给他的机遇;而作为一个艺术家,他仍然在尝试自己本身的各种可能性,他说,我是一个不太爱惜羽毛的人,这就是一种尝试的代价,他愿意付出代价,然后看见自己的某种可能性。他拍活着,也拍商业片,现在则想拍替身的故事,感觉就是当你背负着集体的力量和利益,但又有自己私心杂念的时候,你是谁,你知道你行为处事的后果吗?他的确有迷茫后悔的时候,比如对林妙可的不坚持,也有各种自己不被认同的时候,比如筹备了几年的片子骂声一片,但是他没有停下来。

当我们关注自己,知道要为自己负责的时候,我们真的很难停下来。

我们总是用50、60、70、80这样的数字,来称呼着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人,在以前,我们总是觉得每个时代的人,会有一个多多少少共性的思想,80后怎么想的啊,90后怎么想的啊,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问题。但是现在,这种分法没有多少意义,与其追求时代的特征,不如尊重时代的多元,每一个人,都既可以承认自己,也可以改变自己,这次访谈,其实我比较中意的也是张艺谋坦然地说出自己可以不爱惜羽毛——是的,当一切无法预测,也不应该去控制的时候,我们承认自己的不知道,用一点点代价,去突破个人的可能。

去突破个人的可能,去找到那些还未找到的,自己的灵魂碎片。如果你自己不重视你自己,你可能被诱惑,可能被利用,可能被无视——已经没有一个“我们”老教导你是谁了,你只能自己尝试,成功或者失败。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便利,和负重。

切换深色外观
回到顶部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