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精灵第一季

蓝精灵第一季

在深林的深处,生活着一群无忧无虑、快乐的小精灵,他们浑身蓝色,所以叫蓝精灵。他们住在自己村子里蘑菇屋里,精灵爸爸、精灵妹妹、苯苯、乐乐等使得精灵村每天都欢声笑语。可是,在森林深处的城堡里住着一个邪恶的巫师格格巫,他整天策划着怎样找到精灵村,活捉蓝精灵们。蓝精灵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运用自己的智慧和格格巫展开了斗争。

展开剧情
导演:
编剧:
更新:
2024-05-22 11:03:59,最后更新于1天前
播出状态:
评分:8.4分

演员表

职业:演员
弗兰克·维尔克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配音,选角
迈克尔·贝尔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配音,演员
琼·弗雷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配音
哈弥尔顿·坎普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配音
艾伦·欧朋海默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影评

本来想自己写,发现已经有人说出我想说的了
《蓝精灵》和共产主义
  对许多生于七、八十年代的人来说,《蓝精灵》这部动画片,是陪伴他们童年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步入二十一世纪后,这首生动活泼的主题曲“在那森林那边海里那边有一群蓝精灵……”,已经成了一代人的怀旧对象。
  我就是带着这种怀旧的心情,在网上不经意的浏览着和《蓝精灵》所相关的信息,试图寻找童年的一点记忆。然而,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发现了许多十分有趣的东西。原来,《蓝精灵》的英文名称叫“Smurf”,由比利时著名漫画家佩约(Peyo)创作,在世界范围内都享有相当知名度的一个动画片系列。这大概是除了《丁丁历险记》外,比利时这个小小的国家对世界的漫画、卡通文化的又一大贡献。
  佩约于1928年出生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原名皮埃尔·库里佛(Pierre Culliford),早年是一个专栏漫画家。大约在1958年,他在自己的连环画里创造出了蓝精灵的形象,因为十分受观众欢迎,他就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了以蓝精灵为主角的系列连环画。六、七十年代,是蓝精灵在欧洲(主要在法语区与荷语区)最流行的时期。大约与此同时,蓝精灵也被制作成黑白的与彩色的动画片。八十年代初,蓝精灵打入美国荧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久以后,蓝精灵入侵中国,从此成为七、八十年代一代青少年成长中的伴侣。
  这些倒只是蓝精灵的一点历史罢了,本身倒没有什么特别有趣的地方。真正有趣的是一些人对蓝精灵故事与内容的解读——尤其是,这种解读还颇有市场。
  《蓝精灵》在欧洲的全盛时期就是六、七十年代,众所周知,此时正是西欧左翼运动热火朝天之时。当时,许多的西欧知识分子仍然为各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潮所所深深吸引。据说,《蓝精灵》这个动画片里也带上了某种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的时代印记。甚至有人怀疑,《蓝精灵》是作者用以宣传共产主义和乌托邦观念的一种特别的手段:作者希望利用并不引人注意的儿童文艺的形式,来达到其远大的政治目标。因为动画片《蓝精灵》的对象主要是儿童,也许正说明我们的画家是希望在成长中的八九点钟的太阳身上,灌输某种共产主义的理想,对娃娃们偷偷进行革命教育。还有好事者指出,所谓的Smurf实质上是暗示Soviet/Socialist Men Under Red Father (红色父亲领导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人民),当然,这个说法是战不住脚的,因为在原著里,蓝精灵的名字是Schtroumpf,而Smurf只不过是后来的英文翻译而已。
  如果不去分析《蓝精灵》的内容,大概无法理解为什么它会受到这种“指控”。但一但加以耐心分析,确实会发现动画片里是带有一些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元素所让我惊奇的,则是一些人对《蓝精灵》的解读,我觉得是挺有道理的。
  首先,片中一些角色被认为是有意无意影射现实中的政治人物。
  蓝爸爸 = 卡尔·马克思
  蓝精灵村庄的首领是智者“蓝爸爸”。他有五百多岁,通过其丰富的经验、阅历、知识和智慧,来领导全体篮精灵。他具有精神领袖的地位,犹如篮精灵村的“教父”,经常能够在最关的时刻拯救小蓝精灵们免受大坏蛋格格乌的伤害,因而带有某种“救世主”的性质。此外,从图片中不难看出,蓝爸爸除了有着和马克思一样的标志性大胡子外,还带着一顶红色的大帽子。而红色在当时的欧洲,传统上被认为是左翼社会主义运动的标志新色彩。所以蓝爸爸就是影射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
  聪聪 = 托洛茨基
  号称“村内一支笔”的聪聪则可能暗中投射共运中的历史人物托洛茨基。聪聪也带着托氏一样的圆眼睛,是蓝爸爸(马克思)的忠实信徒/学徒。
  蓝精灵所居住的村庄带有明显的乌托邦性质,是一个财产公有,集体劳动,在经济上自己自足的公社性社会。每一个蓝精灵都各有各自的职责和特别的功能作用(如厨师、木匠、学者、乐手、诗人,诸如此类),老老实实地在各自的位置上为整个村庄工作。村庄内也没有可以称之为商品经济的东西,而在蓝爸爸的领导下统一生产统一消费,过着平均主义的公社生活,而且没有对外交往,属于自己自足的封闭性计划经济。
  蓝精灵们全部都穿着一样的衣服,除了老大哥“蓝爸爸”穿着具有鲜明标识的红色着装外,其他人一致配搭白色的帽子,穿白色的、看上去像是统一制服状的裤子。这种统一着装本身是对个性自我的一种否定,或者淡化,而转而强调集体的重要性。除了职业的差别外,大多的蓝精灵们都是千篇一律无差别的(除了少数,如健健,在手臂上纹有爱心的标志),而且除了蓝妹妹外,所有的蓝精灵都为雄性。
  对集体性的强调,是这种公社性的社群生活里尤其必要的一环,否则就没有安定团结,没有统一一致向前看,没有和谐社会。
  在故事中的一集里,在一个精灵的领导下,一度在村里引进了金本位的货币系统。蓝精灵们发现一切事物都要用钱来购买;一些精灵因能力问题无法获得工作;贪婪、腐败、不平等开始滋生。格格乌也对蓝精灵们的金币垂涎欲滴,造成了外来的危机。最后,在蓝爸爸的英明领导下,放弃了这套货币系统,恢复到了原来的公社生活。金钱被视为万恶之源。
  格格乌则代表着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或资产阶级/资本家)。此人贪婪成性,满脑子想到的就是如何谋取私人利益,思考着如何利用蓝精灵去满足自己的需要。格格乌全身黑色,而且是黑眼珠黑头发,在西欧的文化语境下,看上去就是一个犹太人,有强烈的犹太特色。而对犹太人的成见就是他们是贪婪的,物质至上的,熟悉金钱操作的,大多从事商业和金融业。阿兹猫是格格乌奴役的对象,它没有辨别能力,只会盲从,依附于格格乌之下,是一个爪牙。有人指出,阿兹的名字本身也带有犹太性(听起来像希伯来名字)。
  格格乌代表的就是资产本主义势力,对蓝精灵共产主义社区是一个重大的危险。只要这种资产阶级势力存在,“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蓝精灵故事的一个主线就是以蓝爸爸(马克思)领导下的蓝精灵们(共产主义社会)和邪恶的资产阶级剥削阶级格格乌的较量。这是一个黑白对立的,正邪对立的较量。是两种力量,两个阶级的根本斗争。
  可以看到《蓝精灵》这个卡通漫画确实代表着某种理想主义,代表着对某种特定生活方式的向往。作者并不一定是有意识的按照现实中的制度或人来塑造他笔下的形象——一切可能是悄悄的,无意识中进行的。也许不知怎么的,他的政治观念和理想就影响了自己的创作。
  至于这一个卡通在何种程度上把这种乌托邦理想灌输到了观看它的儿童身上,就不得而知了。

这篇影评有剧透
切换深色外观
回到顶部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