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离开

当我们离开

婚姻不幸的土耳其女子乌马伊(西贝尔·凯基莉SibelKekilli饰)不仅跟丈夫毫无爱情可言,更时常遭受丈夫的家庭暴力。悲剧的婚姻致使乌马伊带着儿子逃回了娘家德国。然而她悲剧的命运并没有因此终止,迎接她的非但不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温暖的家,而是家人的冷嘲热讽。为了声誉,家人居然极力劝她按照传统习俗,把儿子送回给土耳其的丈夫抚养。面对家人的冷眼和唾弃,善良宽容的乌马伊并没有放弃,她坚持自己抚养儿子,不得已下寄居在朋友家。然而这仅仅是悲剧的序曲,乌马伊带着儿子去看望病危的父亲,却不曾想到,等待她的,居然是自己弟弟的枪口。  本片不仅荣获2010年第6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欧洲院线大奖,还获得欧洲电影奖、德国电影奖在内的六次提名,三项大奖。

展开剧情
更新:
2024-07-09 01:40:10,最后更新于15天前
片源状态:
更新HD
评分:8.0分

观看地址

观看地址
优酷1
闪电1

演员表

职业:演员
西贝尔·凯基莉

  西贝尔·凯基莉(Sibel Kekilli),1980年6月16日出生于德国,土耳其裔德国影视演员。

职业:演员
艾瓦拉·胡弗茨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
塔梅尔.伊吉特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
弗洛里安·卢卡斯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
乌富克·巴伊拉克塔尔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影评

荣誉谋杀与亲情的冲突——电影中被误读的部分
“而那个被Umay提到的叔叔,他终于在片子结尾出现了,落魄的村庄、低矮的房屋、昏暗的光线、蜷缩在沙发上的一个身体,仅此而已。”——摘自豆瓣置顶影评

这电影最有意思的部分不是电影本身,而是豆瓣影评。

如果情节真如此设置的话,电影想表达的意义就很让人费解了。也难怪,中国观众若没听说过“荣誉谋杀”(Honor killing) 的话,影片最后一段隐晦含蓄的情节,会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因而,冒出上文这样似乎很合理却没有逻辑关系的解读也是情有可原了。

电影中,Umay的父亲不远万里回到故里见那位住在破落寒舍里的“叔叔”,他们之间谈了什么,电影没交代。父亲回家后,召集兄弟们在客厅议事,女人除外,电影给了每个人一个特写,父亲、俩兄弟,三人表情极为严肃和沉重,似乎刚听说了什么特别严重的消息。父亲心脏病突发,Umay去医院向临终父亲道别,父亲说“原谅我,孩子……原谅我,孩子”。没想到从医院走出后,Umay最疼爱的小弟弟已经准备好一只手枪等着她了。好在亲情战胜了“理智”,弟弟扔下手枪逃走了。观众刚舒了口气,紧接着,大点的那个弟弟赶了上来,手握一把尖刀毫不迟疑地刺向了自己的亲姐姐。

通过以上这一系列委婉含蓄的情节,电影向观众暗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Umay被判了荣誉谋杀。“荣誉谋杀”虽然听上去新鲜,却并非伊斯兰教国家独有。封建礼教束缚过的中国就曾发生过,女儿未出嫁,而未婚夫已亡,为了获得一个所谓的“贞洁名声”、“烈女头衔”,父亲把自己的女儿关在房里任其活活饿死的事,其无人性的惨烈程度更胜于此。

说到荣誉谋杀,通常是指为了挽回家族荣誉,由家族成员共同或少数重要成员做出决定,指派某一家族成员对另一损害“家族荣誉”的家族成员执行死刑的一种社会习俗。比如,我们熟知的大义灭亲。普遍以法制立国的现代社会已用公力救济代替了私力救济,私刑是被禁止的,荣誉谋杀虽不合法,却难以在某些地区绝迹。其凶手多为男性,而受害者则大多为女性,被害的原因与失贞、不检点相关,如果女性被强奸、被怀疑不忠、行为出位、提出离婚等理由,都可能被家族以私刑处死。这种陋习不仅发生在土耳其、阿富汗的伊斯兰教的保守地区,印度、意大利等国家也有。不过,似乎土耳其电影更青睐这样的题材,电影《伊斯坦布尔的幸福》也反映了同样的社会问题。

电影中的Umay也是一位荣誉谋杀的受害者,她父亲千里迢迢去面见的“叔叔”并不是一位住在寒舍的失败者,相反,他应该是家族一位颇有权威的族长级人物。父亲回家后带给两个弟弟的可怕消息,正是他向Umay父亲宣布的,即由家庭中的男性成员处死Umay。前面提到的那段,Umay父亲羞愧地对女儿说的“原谅我,孩子”并不是他的临终前的潘然悔悟,相反,联系前后情节,已能看出他早就知道两个弟弟会等在医院外对女儿下手,也不打算做任何事去阻止这一切。Umay走出医院,弟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枪对准姐姐的行为,即能说明谋杀并不是一时兴起的冲动之举,加上后来大弟弟冲过来补的那一刀,都能表明这一切行为都是有准备、有预谋的谋杀。

文化隔阂是电影被误读的原因之一,而电影缺乏表现家族荣誉与亲情两难的缺陷更加剧了这种误读。在电影开头部分,Umay刚回家那段,观众还能看到到这个家庭在亲情上的流露,后面的情节则很少有所表现。不仅如此,电影着力表现Umay试图修复亲情关系的努力,和家人对她的冷漠和决绝的对比,更使Umay的家人表现的更像是毫无感情的一群冷血动物。电影缺乏表现这个家庭对亲情与理智的两难抉择,让观众只关注到事件本身,而忽视了“荣誉谋杀”这一社会陋习的普遍存在,电影的深刻性被大打了折扣,是这部电影最让人遗憾之处。比较之下,虽然这部电影够沉重,我还是更青睐《伊斯坦布尔的幸福》对这种题材的处理。

随附一则新闻,是一起发生在2005年德国柏林的“荣誉谋杀”案件,可以看出,这部电影是根据这则新闻改编的:

今年2月7日,晚上9点,在柏林市中心腾姆帕霍夫区的一个汽车站,一名女子头部中弹3粒死亡。一周后,她的3个兄弟被捕。警方称,这3个兄弟是合谋作案,一个负责搞枪,第二个负责望风,第三个下手开枪。

9月14日,法庭对此案的审理刚开始,3兄弟中19岁的小弟弟让律师宣读他的一份陈述,在这份陈述中,他承认是他杀死了他的姐姐哈同.叙吕库。他说,他姐姐放荡的生活方式损害了家庭的荣誉,只有她的死亡才能让荣誉重新返回家庭。而他的两个哥哥也宣布,他们跟此案毫无关系。

按他的说法,枪是他花了800欧元在动物园火车站(西柏林的主要火车站)从一个俄罗斯人那里买来的。他说,此事完全是他自己的主意,他对他的哥哥们也不满,认为作为年长的兄弟,修复家庭荣誉本来是他们的事。

哈同.叙吕库小姐是在德国长大的。1998年,她在土耳其被迫跟她的堂兄结婚。在她的儿子出生前,她来到柏林,再也不愿回土耳其去。她离开了父母的住处,自己单独生活。今年23岁的她,已经基本结束了电工的职业学习,但她始终拒绝搬回父母那儿去。她突破了家庭,过自己的日子,这种行为违反了伊斯兰的宗教传统思维。

哈同跟家庭的关系非常紧张,3个兄弟中,有两人已经多年跟她没有任何联系。据说,她们之间经常发生争吵,暴力行为,甚至强奸。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711274,00.html

这篇影评有剧透
切换深色外观
回到顶部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