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简史

《家庭简史》在一个看似优渥的三口之家中,晚餐成了沉默的战场。每一顿饭都像是一场对峙,家庭成员之间的交流似乎已经荒废多时。一次在操场上的意外改变了一切。涂伟,一个孤寂、寡言却又充满上进心的少年,将受伤的同学严硕带回了家。从此,严硕渐渐成了他们家的常客。他的出现打破了原生家庭的权力三角,却也为每个人带来了新的挑战与平衡。涂伟从小失去了母亲,遭受着父亲的虐待,这使得他显得更加神秘、寡言。然而,他的出现却让父母感到欢喜,仿佛填补了他们心中的空缺。家庭中的每个人都在寻找着新的平衡点。压抑的情感、被埋藏的欲望和隐藏的秘密开始悄然释放。家庭的意义需要被重新定义。这部影片入围了柏林面面观及圣丹斯电影节,是新锐导演林见捷的首部作品。他以悬疑片的形式,探讨了二孩政策对现代家庭的影响。他用敏锐的目光审视着人际关系的变形,将现代家庭的缺失与挣扎展现在观众面前。

展开剧情
导演:
编剧:
更新:
2024-05-16 14:09:23,最后更新于2天前
片源状态:
评分:0.0分
豆瓣:家庭简史

演员表

职业:演员,导演
祖峰

  大浪淘沙始为金——“演员”祖峰 之所以演员二字加了引号,是因为,祖峰的本职曾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但,今天想说说演员祖峰。 祖峰是北京电影

职业:演员
林沐然

因出演广告成名,随后又参演了《关云长》、《LOVE》、《富春山居图》等电影。

职业:演员
郭柯宇

  郭柯宇,1977年2月23日出生于北京市,中国内地女演员。  1993年受到导

职业:演员
孙浠伦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影评

当外来客闯入独生子女王国|专访《家庭简史》导演林见捷!

《家庭纪事》:一场家庭悬疑的心理探索在这部扣人心弦的电影中,观众将被引领进入一个看似普通却充满隐秘的家庭世界。这个三口之家,每晚的晚餐都如同一场悬疑对峙,沉默中交织着家庭成员之间的紧张关系。一场操场上的意外事故改变了一切。少年涂伟(由谁饰演)毅然将受伤的同学严硕带回家,然而,这个家并不平凡。涂伟是一个神秘、寡言又充满上进心的少年,他在早年失去母亲,还遭受过父亲的虐待,这些经历让他与家中的父母渐渐拉近了距离。家庭内部原本稳固的权力结构开始崩塌,每个人都在寻找新的平衡点。情感的压抑、欲望的落空和秘密的暗流开始在家庭中涌动,家庭这个概念被迫重新审视和定义。导演林见捷的处女作《家庭纪事》将家庭生活和二孩政策的影响交织在一起,通过悬疑类型片的外壳,深入探讨了现代家庭关系的微妙变化。这部电影不仅入围了柏林面面观和圣丹斯电影节,更是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细腻的刻画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家庭简史》提名第7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全景单元观众奖最佳剧情片,第40届圣丹斯电影节评审团大奖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第48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期间,我观看了这部提名了新秀电影竞赛火鸟电影大奖的华语长片。在即将开幕的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入选了注目未来单元。

虽然《家庭简史》最后没得奖,但在我心目中,它是我这次香港看过最棒的华语影片。

影片具有欧洲大师风范的作者表达,构图置景到声音设计,冰冷电子工业风,烘托现代独生子女家庭鸡娃焦灼紧张心理。映后现场提问导演,电影中间有一段对白没有英文字幕,导演回答说是为了突出关注主人公当时心理状态,非常细节的设计。郭柯宇和祖峰克制冷静的表演,符合东亚家庭教育环境,中产底层永远无法实现阶级跨越的延续性悲剧。双生蓝色卫衣男孩,鱼缸不再是青春成长标签,全片笼罩在超现实梦境色彩情绪之中,带上一股神秘主义。

有趣的是,在媒体中心刚碰头,导演就滔滔不绝和我讲述他这次在香港国际电影节看到的好片,按下录音键之前,我们就在愉快地漫谈电影。大量阅片是他创作的储备,交流中感受到导演个性的电影审美。林见捷算是我的同龄人,对电影里的独生子女政策背景尤为感同身受。本次带来这篇采访,感受导演的创作历程。

采访:刘小黛

编辑:刘小黛、妖妖

策划:抛开书本编辑部

Q

刘小黛:导演您好,《家庭简史》之前入围了第40届圣丹斯电影节和第7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在这之前您拍过几部短片,比如《拜访》参加了中国独立影像展。短片到长片,您似乎一直比较关注这种家庭题材,包括独生子女以及当下青少年跟父母之间的关系。这个剧本写了多久?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创作起源。

林见捷:最开始还是从家庭这个点出发。大家看到很多家庭片,都更侧重讲家庭中的血缘、和睦一体的感觉。但从我自己的角度,小时候觉得家庭这东西挺神秘的,尤其当你观察别人一家时,他们好像有自己的一套语法。看这些全家福会觉得,唉?好像大家都在笑,但是我会更好奇个体是怎样的想法?所以我当时就想拍一个不太一样的家庭片,那种对家庭生活神秘感的好奇心,是最开始的创作缘起。

Q

刘小黛:您是哪里人?关注到影片里房子的置景。我听说您是找了个空房子,后期去构建了这样一个空间,似乎会觉得不像非常传统的中国式家庭,包括里面的一些关系构建,他们出去旅行的部分。所以您会结合家乡以及海外留学的元素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家庭图貌在你影片里呈现?

林见捷:主要当时想到这是一个关于中产家庭的故事。那我就会想,中国的中产比较特别的点,就是他们会接受中式传统同时也会有西方观念。房子的设计更多是从父母人物出发。尤其涂伟父亲这个角色,他是较早一代的海归,他肯定会有他喜欢的品味,把一些西方元素带到这个家来,但我们在设计的时候也考虑了很多东方元素的现代化。

比如他家的屏风,其实是很传统的东西,但用了现代的方式(玻璃)去承接,还有他餐桌背后的竹林,非常中式的元素,但我们希望能够把它现代化呈现,所以当时找了一个简装的空房,全部重新装修。

“家”的这个部分是在成都拍的,整个片子在中国很多城市拍摄。我希望能够去构建一个不是那么具体,没有明显城市特征、不是一眼能辨识的城市。

Q

刘小黛:美学部分还挺有意思的。所以您在写剧本时候,这个中产阶级家庭形象就已经在脑海里出现了,还是通过勘景去找到符合的,再进一步去构建?

林见捷:是一步一步来的。写的过程中我会想到这样的阶层,但后面做视觉调研时,包括勘景、去一些城市转悠,和美术摄影讨论,然后慢慢才形成。但我当时因为剧本上写到,这个房子一定要有个走廊,所以我们当时在勘景时也会看到,有这种走廊的家其实不多,它需要特别大。所以走廊是一开始就想好,感觉他们这个家不是那种一下你们看能够看得很清楚的,它有很多的拐角,比较阴冷的感觉。片中在走廊有三场戏,都是蛮重要的场景。

Q

刘小黛:人物在这个房屋里面有被困住的感觉,刚开始看的时候我想到小时候有一同学,她爸妈做医生,也算中产家庭,一到她家里面就是这种冰冷阴森的气氛。想问影片为什么会选用电子音乐作配乐?您是在拍的时候就想好这一段的音乐设计,还是先拍了素材,在分镜的阶段去设计好,最后再把音乐配上?

林见捷:音乐是后期配的,当时也尝试了不同配乐方式。你刚才说到表演和音乐的关系,因为我觉得很多时候表演这个东西,大家有思维定式,觉得表演一定要演,但我觉得在这个片子中大家的表演都非常微妙。用祖峰老师的话说,“势能很大”。需要观众体会他们比较细微的交流。

我一开始很排斥音乐,我的短片里都没有用到音乐,我就觉得好像音乐是一个作弊的做法,试图掩盖片子的失误。但后来剪完初剪时,我试了一些音乐,就觉得好像音乐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一个工具,看你怎么用,而我可以不把它用成煽情的工具。当你有不同音乐结合的时候,音乐本身变成了语法的一个部分,所以后面我就比较放开地去接受,去实验。

有一些音乐是前期构想好的,尤其是古典音乐。也有很多是后期作曲根据图像创作的。巴赫这个点是很早就定了,至于选他什么曲子,最后确定的是在剪辑时候。剪辑的时候有些蒙太奇也是跟着音乐来剪的。

Q

刘小黛:我之前看您采访,就是说这次是第一次尝试跟配乐合作,也说到跟祖峰老师的合作,你发现这个演员他也听古典音乐,一些生活习惯跟你这个人物就挺符合的。

林见捷:我觉得是缘分的事情。我当时找了好多男演员,机缘巧合剧本就递到祖峰老师手上。他当时在拍另外个片子,他说就在车里看一看剧本,结果一下就看完了。看完之后他就想要跟我聊。后来打了电话,我觉得他的气质感觉很对。前期准备时,我想这个父亲要听古典音乐,要写书法,要打网球,需要提前准备一下,一问才发现祖峰老师都会。感觉这个人物就是为他写的。

Q

刘小黛:演员挑得真的还蛮不错的,那您在选定了祖峰和郭柯宇两位演员,会根据他们个人的特点或经历,改动剧本的走向吗?

林见捷:故事上不会,但个别台词会。在片场有时候会有一些即兴,台词我们会商量怎样让逻辑上更顺一些。郭柯宇老师选她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也是她刚刚算是复出吧。首先她气质特别符合,她还是一个非常有新鲜东西的演员,会让人眼前一亮。

Q

刘小黛:两个小演员,算是和两位戏骨合作。你在调控这四个演员,比如吃饭之类各种戏,四个人都在景别之内,会不会比较困难?关于调教各种不同年龄层次的演员,有什么经验吗?

林见捷:每个人性格不一样,相处方式也不太一样。比如说两个小孩,孙浠伦(严硕)演过别的电影,相对小一些的角色。林沐然(涂伟)演过很多电视剧(《唐人街探案 3》的一个小角色),但这次是第一次在大银幕上演主角。他们俩性格完全不一样。涂伟为了这个角色准备了很久,需要练击剑、普通话口音(去掉北京腔)。他是很投入的演员,会跟我头脑风暴,我希望他可以把自己的个性带到角色中,让人家能够共情的可爱一面。

相反严硕特别内向。他的角色本身是特别复杂、暧昧、神秘的,你很难把所有意义都跟他说,会让他觉得迷茫。所以跟他的交流更多是维护他本身的特质,去捕捉、创造机会,展现他自己的气质。

Q

刘小黛:说到这两个男孩子的关系,我后来看到最后甚至有时会有点恍惚,就是严硕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

林见捷: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解读。想故事的时候,先想需要有个外来人到这样一个家庭来,只不过对于严硕这个人物的把控,它到底是实还是虚?可以让不同观众有不同解读。严硕这样的人物在电影史上特别少见,是很大的挑战,但也是难得的机遇。孙浠伦刚刚在那个年纪,独有的神秘感和暧昧,让你看不太清楚到底他是什么样的人,在想什么。

Q

刘小黛:写这个剧本,有没有自己的真实经历,或者你看到听说的部分?您是独生子女吗?片子去了柏林和圣丹斯电影节,关于《家庭简史》他们的反馈会是怎样的?

林见捷:我是。但不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肯定有周边朋友或者同学的经历和观察。

独生子女政策这方面,可能他们对细节了解不多,但片中呈现经历政策之后大家需要做的选择,他们很能够理解。我其实还蛮意外,他们对这个了解还蛮多。包括教育这个点大家会共情,因为在任何文化中都面临这样的问题:父母怎样跟孩子交流,兄弟之间的竞争和共生关系。

在圣丹斯时候,观众会非常安静,把这部片子当成惊悚片,好像随时要爆发。在柏林时候,观众互动感会更强,对剪辑造成的笑点特别敏感,经常上一镜还笑得非常夸张,下一镜就重新严肃起来。共同点就是他们都非常投入。

Q

刘小黛:这部片子是拿了龙标的,还挺惊喜,可以在国内上映。所以这个过程里会遇到困难吗?关于这方面对青年创作者有什么建议?

林见捷:过审的过程还是比较顺的,没有什么改动。肯定有很多困难,但对我们来讲可能最大的困难反而是融资。

不能说给建议。不管文艺片还是商业片,可能你要想清楚,值不值得花几年时间去做完一部电影?对我来讲,我每一次回想这个故事,都能有新的发现,它就是一个值得我付出的片子。可能需要想清楚这些,如果真的决定往下做的话,那就要坚持。

Q

刘小黛:那您接下来的拍摄计划是什么呢?会想要拍摄类似《家庭简史》的题材吗?有什么话想跟未来会看到这部片子的大陆观众说吗?

林见捷:我其实比较开放,不一定强求要跟《家庭简史》有延续。但如果说之后的跟这个相关的话,我也不会排斥。

希望观众们能够在《家庭简史》里,找到属于他们自己的切入点和解读方式。

切换深色外观
回到顶部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