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梦

《永安梦》是一部改编自畅销小说《长安第一美人》的电视剧。故事发生在古代国都永安,因为城西渠的垮塌,沈家的父亲沈文祁一夜间被牵连入狱。沈家的两个女儿沈姌和沈甄也陷入了困境。尤其是沈甄,平日里生活在深闺中,对世事一无所知,此时不得已流落街头,生活异常艰难。与此同时,廷尉陆时砚负责调查城西渠一案,他时常做梦,梦中与一个神秘女子有着种种联系,这使他陷入了困惑。经过一番调查,他发现梦中的神秘女子竟然是沈甄,一个罪臣之女。陆时砚逐渐接近沈甄,同时也逐渐走向了他未知的命运。在城西渠一案的调查中,两人经历了生死考验,并相互托付了信任,彼此之间的感情也逐渐生根发芽。陆时砚在沈甄的帮助下,查明了案情的真相。然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却悄然接近两人,他们面临着更大的危险。在追寻真相的道路上,沈甄和陆时砚的感情逐渐升温,他们一起面对困境,共同经历了许多艰难的考验。最终,他们成功揭开了真相,但同时也引来了更大的阴谋和危机。他们能否战胜困难,守护自己的爱情和正义,成为故事的最大悬念。

展开剧情
导演:
编剧:
首播:
2024-02-28
每集时长:
45分钟
更新:
2024-05-16 10:12:38,最后更新于2天前
播出状态:
完结
评分:6.1分
豆瓣:永安梦

演员表

演技评分:9.9
周述安
周述安
演员:孙坚

内详暂无简介

演技评分:9.8
沈姌
沈姌
演员:夏楠

内详暂无简介

演技评分:9.8
陆时砚
陆时砚
演员:徐正溪

内详暂无简介

演技评分:8.1
沈甄
沈甄
演员:欧阳娜娜

内详暂无简介

演技评分:9.3
李棣
李棣
演员:刘海宽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影评

总有一些缘分,充满了宿命的力量!

《永安梦》电视剧剧情,爱情,古装这部剧是根据备受赞誉的小说《长安第一美人》改编而成。故事发生在国都永安,由于城西渠的垮塌,负责工事的都官尚书沈文祁一夜之间身陷囹圄,遭受不白之冤。沈家的两个女儿沈姌和沈甄也随之陷入困境。尤其是沈甄,一直生活在深闺之中,对世事一无所知,此时却不得不流落街头,陷入生存的困境。与此同时,负责调查此案的廷尉陆时砚也陷入了困惑,频频梦见与神秘女子之间的纠葛,使他不禁对自己的命运产生了疑问。经过调查,陆时砚发现,梦中的神秘女子竟然就是沈甄,沈文祁的女儿。陆时砚逐渐接近她,也逐渐走向了自己未知的命运。在城西渠一案的调查过程中,两人经历了生死考验,相互托付,彼此之间的感情也逐渐深厚。陆时砚在沈甄的帮助下,揭开了案情的真相。然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却悄然接近他们,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改编自发达的泪腺的小说《长安第一美人》,讲述了家道中落的罪臣之女沈甄为了查清父亲的冤案和负责此案的桀骜不羁的廷尉陆时砚从梦境到现实,虚实相生梦幻感十足的两世宿命情缘的爱情故事。

女主沈甄,是沈文祁的掌上明珠,从小精灵古怪,因为有一个好姐姐的缘故,从小衣食无忧;

男主陆时砚,是镇国公世子,秉持正义,不畏权势,谁要被他盯上,至少得丢半条命。

沈甄的爹爹因为设计的城西渠坍塌,死伤严重,要缉拿归案,准备严加审理。抓沈文祈的时候,看到沈甄泪流满面的样子,陆时砚还是忍不住生出了恻隐之心,可是当他与沈甄四目相对的时候,顿时胸口剧痛,立刻晕倒在地。

虽然多方求医,但是诊断来诊断去,都没有查出病因,最终也只给了“心病”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偏偏在陆时砚的梦里,沈甄也出现过无数次。

沈文祈刚刚入狱,就被人下毒,幸好他福大命大,最终有惊无险。为了帮父亲洗脱冤屈,沈甄再次到钱庄找证据,可是她刚刚找到工图,钱庄就发生了火灾,更是有人把她忘重灾区拖,幸好陆时砚及时出现,才救下了她。经过反复推测,陆时砚猜测这件事可能与肃宁侯也就是沈甄的姑父有关。沈甄想着自己的姑姑不会害自己,就前往肃宁侯府查证。

许威称拿到工图的就是沈甄的姑父,只要沈甄肯乖乖听话委身于他,自己一定让工图完璧归赵。沈甄用尽办法,才夺门跑出去,却不想自己的姑姑看到自己被欺负,还依旧无动于衷,肃宁侯还一直说被许威看上是福气。得到鼓励之后,许威有恃无恐,当众要来霸王上弓,沈甄拼死反抗不肯屈服,眼见衣服就要被扯坏,幸好陆时砚来了,再次救下了沈甄。

随着调查慢慢展开,陆时砚发现案情与吴洲有关,为了彻底弄清楚原因,陆时砚准备亲自到吴州一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沈甄也想跟着去,陆时砚也没有反对。沈甄只有能作为陆时砚的内室一起跟随去吴州,了却了黑店事件之后,他们的行程还算顺利。

到了吴洲他们才知道,工图早就被赵冲给抢走了。为了引蛇出洞,沈甄故意和陆时砚高调进入吴州,豪掷千金,他们跟赵冲正面交锋那一次。刚刚开始吃饭,赵冲就做了手脚,让扶曼为沈甄斟酒,趁机在酒中下了秘药,幸好沈甄够聪明,不仅划破皮肤保持清醒,还将赵冲的问话回答得滴水不漏。

从沈甄那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赵冲转而试探陆时砚,趁沈甄出去透气的时候,他宣称自己看上了沈甄,想要跟陆时砚换妾。陆时砚果断拒绝,就算现在的他们是在演戏,他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查明真相,沈甄帮助陆时砚取证,围绕城西渠一案,沈甄和陆时砚经历生死,交托信任,彼此情根深种。

陆时砚一直在调查赵冲,赵冲不仅和李棣有往来,与城西渠坍塌之事有关,同时还与京城中其他人有往来。

赵冲是李棣的同谋,是主谋指派给他的合作者,帮着他采买不合格木材。采买价差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算做李棣的报酬,一部分算做赵冲的报酬,一部分孝敬主谋。

这个赵冲的骨头比李棣硬,临死前还把所有嫌疑的矛头全指向到长公主身上。他爱财贪色,尤其喜欢收藏名人字画。陆时砚也是因此才能接近和抓捕到他。

赵冲与李棣偷换了城西渠修建重要木材后,害得沈文祁含冤入狱,赵冲在地方上为非作歹,搜刮了不少银两,六成流向京城。随着这条线追查下去,赵冲却在狱中留下血书“长”字,矛头直指长公主,而这一切也不过是背后之人的阴谋。

谋划这一切的人是后宫之首许皇后。许皇后不愿看到太子继承皇位,不想看到六皇子日后要背井离乡,所以铤而走险谋划了这一切。她毒杀皇帝,败坏太子的名声,毁坏太子的声望,都是为了六皇子,希望他日后可以顺利继承皇位,可皇后到底是皇后,和皇帝相比还是差了一点。皇帝早就察觉出了皇后的阴谋,可是他却并没有拆穿,反而是装病扮弱,让对方放松警惕。

梦里

陆时砚从小一直有梦魇的影响,总是无法安睡一整晚,梦中他总是梦到同一名女子,那女子一直哭,而他却似乎很悲伤。但是他一直看不清那名女子的脸,直到那天他奉皇命去沈家捉拿沈文祁,看到沈家女沈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梦中那女子竟然是她。

沈文祈被冤枉是他们相识的起因,只是前世的陆时砚并没有站在沈甄的身边,而是作为了一个旁观者出现。陆时砚因为金氏钱庄的事对沈甄用刑,用刑具夹了她的手指,她的手指在往后的日子一到刮风下雨天就生疼发酸。

沈甄想通过陆时砚给沈文祈送药,陆时砚不允,沈甄从背后环抱了过去,随后陆时砚将她抱上了床榻。可见沈甄还是为了父亲的事委身于了陆时砚,陆时砚将她安置在了外面的一处宅子里,她真的成为了他的外室。

沈甄坐在榻上,陆时砚从外面进来,说了一句在等我,随后,沈甄为他沏茶,提到过去被冤枉的事,她言语中还是处处体谅,事事讨好,再也没有半分贵女的跋扈和嚣张。

沈甄前往漠北,陆时砚雨中送别,沈甄说两人这辈子永不相见,这是两个人的诀别,陆时砚没有挽留。

之后,陆时砚坐在榻上,杨宗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沈甄自己已经中毒的事?陆时砚中毒,时日无多,他没有将自己中毒的事情告诉沈甄,反而将她送走,这一别便是永别。那封信他至死都没有打开看一眼。

沈甄独自一人跪在蒲团上,不断敲着面前的钵,眼里不断流着泪。“七千香火,只供一人;相思入骨,药石无医”,这七千香火是沈甄为陆时砚求来的,她一个人在佛前苦苦哀求,只希望这七千香火可以保佑陆时砚平安顺遂。

周述安第一次见到沈姌,一身贵气,明媚摄人。那是在他科考前有一次遭受父亲的债主欺辱,差点被抓走,搞得一身狼狈。

正好遇到了沈姌,帮他解了围,还为他还清了债务。周述安承诺今后一定要还她的情。沈姌给他说身上仅有的一文钱你都想着用来买书,将来考取功名一定是国家栋梁,你若金榜题名做个好官,那就算是还了情了。之后,周述安也没舍得将那一文钱花掉,而是系上了绳子和挂穗,贴身保存。命运捉弄人,此时的相遇,周述安虽已身居高位,但沈姌早已为人妻室了。

那年,沈姌落入湖中,被寒门之子李棣救起,李棣以救人之时不得已有了肌肤之亲,为君子必须要负起责任为由,日日站在云阳侯家门口表忠心。因为这份救命之恩,外加李棣外表堂堂,沈姌不由心动,把李棣当成了托付一生的人。为了让女儿少吃苦,沈文祈动用关系,让才能平平的李棣成为了状元郎。

只是当时的沈姌并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李棣的算计。进京之前,李棣曾经结过婚,他抛弃了发妻,上演了那出一见钟情的戏码,就是为了靠近她,以及他身后的权势。

在李棣看来,沈文祈已经入狱,没有了倚仗的沈姌就算再不满意自己,也会乖乖听话,可是那天,他回家找金子补窟窿的时候,却发现沈姌已经失控了——沈姌不仅搜集到了很多关于自己违法的证据,还写下了和离书

沈姌回家后,李棣对她大打出手,用手狠狠掐住沈姌的脖子,差点没把沈姌掐死,好不容易等到沈姌苏醒过来,李棣硬拽着她,从床上拖到书案前,逼着沈姌给周述安写信,要拿回证据,然后逼迫沈姌卖掉她名下所有的产业和铺子。

幸好周述安够聪明,当李棣找到他说自己内室出轨的时候,他马上就意识到沈姌出事了。立刻以办案为由,搜索沈姌的宅子,并没有看到沈姌本人,反而在后院的打捞出兰儿的尸体。四处寻找,却依旧找不到沈姌,周述安只好就范,带着李棣所要的那些证据去赴约。

他先是牺牲自我从李棣那里套出了沈姌所在的位置,在其他人着手抓捕李棣的时候,他马上去寻找沈姌。周述安顺利找到了沈姌,而沈姌也只是陷入了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看到沈姌满身的伤,周述安心如刀绞,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她。沈姌醒来后,周述安鼓起勇气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可是沈姌却告诉他,经过李棣这些事,她已经无心于姻缘,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

后来的故事里,周述安带着一行人到驿馆避雨,忽然来了一群蒙面刺客,想要刺杀周述安,虽然徐意清全力抵挡,但双拳难敌四手,周述安还是遭遇了危险。看到有人要杀周述安,沈姌想都没想就挡在了他前面,胸口被刺了两刀,还因此重度昏迷。好在在扶曼的救治下,沈姌痊愈了,也终于和周述安修成了正果。

来自App

改编自发达的泪腺的小说《长安第一美人》,讲述了家道中落的罪臣之女沈甄为了查清父亲的冤案和负责此案的桀骜不羁的廷尉陆时砚从梦境到现实,虚实相生梦幻感十足的两世宿命情缘的爱情故事。

女主沈甄,是沈文祁的掌上明珠,从小精灵古怪,因为有一个好姐姐的缘故,从小衣食无忧;

男主陆时砚,是镇国公世子,秉持正义,不畏权势,谁要被他盯上,至少得丢半条命。

沈甄的爹爹因为设计的城西渠坍塌,死伤严重,要缉拿归案,准备严加审理。抓沈文祈的时候,看到沈甄泪流满面的样子,陆时砚还是忍不住生出了恻隐之心,可是当他与沈甄四目相对的时候,顿时胸口剧痛,立刻晕倒在地。

虽然多方求医,但是诊断来诊断去,都没有查出病因,最终也只给了“心病”这样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偏偏在陆时砚的梦里,沈甄也出现过无数次。

沈文祈刚刚入狱,就被人下毒,幸好他福大命大,最终有惊无险。为了帮父亲洗脱冤屈,沈甄再次到钱庄找证据,可是她刚刚找到工图,钱庄就发生了火灾,更是有人把她忘重灾区拖,幸好陆时砚及时出现,才救下了她。经过反复推测,陆时砚猜测这件事可能与肃宁侯也就是沈甄的姑父有关。沈甄想着自己的姑姑不会害自己,就前往肃宁侯府查证。

许威称拿到工图的就是沈甄的姑父,只要沈甄肯乖乖听话委身于他,自己一定让工图完璧归赵。沈甄用尽办法,才夺门跑出去,却不想自己的姑姑看到自己被欺负,还依旧无动于衷,肃宁侯还一直说被许威看上是福气。得到鼓励之后,许威有恃无恐,当众要来霸王上弓,沈甄拼死反抗不肯屈服,眼见衣服就要被扯坏,幸好陆时砚来了,再次救下了沈甄。

随着调查慢慢展开,陆时砚发现案情与吴洲有关,为了彻底弄清楚原因,陆时砚准备亲自到吴州一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沈甄也想跟着去,陆时砚也没有反对。沈甄只有能作为陆时砚的内室一起跟随去吴州,了却了黑店事件之后,他们的行程还算顺利。

到了吴洲他们才知道,工图早就被赵冲给抢走了。为了引蛇出洞,沈甄故意和陆时砚高调进入吴州,豪掷千金,他们跟赵冲正面交锋那一次。刚刚开始吃饭,赵冲就做了手脚,让扶曼为沈甄斟酒,趁机在酒中下了秘药,幸好沈甄够聪明,不仅划破皮肤保持清醒,还将赵冲的问话回答得滴水不漏。

从沈甄那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赵冲转而试探陆时砚,趁沈甄出去透气的时候,他宣称自己看上了沈甄,想要跟陆时砚换妾。陆时砚果断拒绝,就算现在的他们是在演戏,他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查明真相,沈甄帮助陆时砚取证,围绕城西渠一案,沈甄和陆时砚经历生死,交托信任,彼此情根深种。

陆时砚一直在调查赵冲,赵冲不仅和李棣有往来,与城西渠坍塌之事有关,同时还与京城中其他人有往来。

赵冲是李棣的同谋,是主谋指派给他的合作者,帮着他采买不合格木材。采买价差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算做李棣的报酬,一部分算做赵冲的报酬,一部分孝敬主谋。

这个赵冲的骨头比李棣硬,临死前还把所有嫌疑的矛头全指向到长公主身上。他爱财贪色,尤其喜欢收藏名人字画。陆时砚也是因此才能接近和抓捕到他。

赵冲与李棣偷换了城西渠修建重要木材后,害得沈文祁含冤入狱,赵冲在地方上为非作歹,搜刮了不少银两,六成流向京城。随着这条线追查下去,赵冲却在狱中留下血书“长”字,矛头直指长公主,而这一切也不过是背后之人的阴谋。

谋划这一切的人是后宫之首许皇后。许皇后不愿看到太子继承皇位,不想看到六皇子日后要背井离乡,所以铤而走险谋划了这一切。她毒杀皇帝,败坏太子的名声,毁坏太子的声望,都是为了六皇子,希望他日后可以顺利继承皇位,可皇后到底是皇后,和皇帝相比还是差了一点。皇帝早就察觉出了皇后的阴谋,可是他却并没有拆穿,反而是装病扮弱,让对方放松警惕。

梦里

陆时砚从小一直有梦魇的影响,总是无法安睡一整晚,梦中他总是梦到同一名女子,那女子一直哭,而他却似乎很悲伤。但是他一直看不清那名女子的脸,直到那天他奉皇命去沈家捉拿沈文祁,看到沈家女沈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梦中那女子竟然是她。

沈文祈被冤枉是他们相识的起因,只是前世的陆时砚并没有站在沈甄的身边,而是作为了一个旁观者出现。陆时砚因为金氏钱庄的事对沈甄用刑,用刑具夹了她的手指,她的手指在往后的日子一到刮风下雨天就生疼发酸。

沈甄想通过陆时砚给沈文祈送药,陆时砚不允,沈甄从背后环抱了过去,随后陆时砚将她抱上了床榻。可见沈甄还是为了父亲的事委身于了陆时砚,陆时砚将她安置在了外面的一处宅子里,她真的成为了他的外室。

沈甄坐在榻上,陆时砚从外面进来,说了一句在等我,随后,沈甄为他沏茶,提到过去被冤枉的事,她言语中还是处处体谅,事事讨好,再也没有半分贵女的跋扈和嚣张。

沈甄前往漠北,陆时砚雨中送别,沈甄说两人这辈子永不相见,这是两个人的诀别,陆时砚没有挽留。

之后,陆时砚坐在榻上,杨宗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沈甄自己已经中毒的事?陆时砚中毒,时日无多,他没有将自己中毒的事情告诉沈甄,反而将她送走,这一别便是永别。那封信他至死都没有打开看一眼。

沈甄独自一人跪在蒲团上,不断敲着面前的钵,眼里不断流着泪。“七千香火,只供一人;相思入骨,药石无医”,这七千香火是沈甄为陆时砚求来的,她一个人在佛前苦苦哀求,只希望这七千香火可以保佑陆时砚平安顺遂。

周述安第一次见到沈姌,一身贵气,明媚摄人。那是在他科考前有一次遭受父亲的债主欺辱,差点被抓走,搞得一身狼狈。

正好遇到了沈姌,帮他解了围,还为他还清了债务。周述安承诺今后一定要还她的情。沈姌给他说身上仅有的一文钱你都想着用来买书,将来考取功名一定是国家栋梁,你若金榜题名做个好官,那就算是还了情了。之后,周述安也没舍得将那一文钱花掉,而是系上了绳子和挂穗,贴身保存。命运捉弄人,此时的相遇,周述安虽已身居高位,但沈姌早已为人妻室了。

那年,沈姌落入湖中,被寒门之子李棣救起,李棣以救人之时不得已有了肌肤之亲,为君子必须要负起责任为由,日日站在云阳侯家门口表忠心。因为这份救命之恩,外加李棣外表堂堂,沈姌不由心动,把李棣当成了托付一生的人。为了让女儿少吃苦,沈文祈动用关系,让才能平平的李棣成为了状元郎。

只是当时的沈姌并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李棣的算计。进京之前,李棣曾经结过婚,他抛弃了发妻,上演了那出一见钟情的戏码,就是为了靠近她,以及他身后的权势。

在李棣看来,沈文祈已经入狱,没有了倚仗的沈姌就算再不满意自己,也会乖乖听话,可是那天,他回家找金子补窟窿的时候,却发现沈姌已经失控了——沈姌不仅搜集到了很多关于自己违法的证据,还写下了和离书

沈姌回家后,李棣对她大打出手,用手狠狠掐住沈姌的脖子,差点没把沈姌掐死,好不容易等到沈姌苏醒过来,李棣硬拽着她,从床上拖到书案前,逼着沈姌给周述安写信,要拿回证据,然后逼迫沈姌卖掉她名下所有的产业和铺子。

幸好周述安够聪明,当李棣找到他说自己内室出轨的时候,他马上就意识到沈姌出事了。立刻以办案为由,搜索沈姌的宅子,并没有看到沈姌本人,反而在后院的打捞出兰儿的尸体。四处寻找,却依旧找不到沈姌,周述安只好就范,带着李棣所要的那些证据去赴约。

他先是牺牲自我从李棣那里套出了沈姌所在的位置,在其他人着手抓捕李棣的时候,他马上去寻找沈姌。周述安顺利找到了沈姌,而沈姌也只是陷入了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看到沈姌满身的伤,周述安心如刀绞,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她。沈姌醒来后,周述安鼓起勇气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可是沈姌却告诉他,经过李棣这些事,她已经无心于姻缘,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

后来的故事里,周述安带着一行人到驿馆避雨,忽然来了一群蒙面刺客,想要刺杀周述安,虽然徐意清全力抵挡,但双拳难敌四手,周述安还是遭遇了危险。看到有人要杀周述安,沈姌想都没想就挡在了他前面,胸口被刺了两刀,还因此重度昏迷。好在在扶曼的救治下,沈姌痊愈了,也终于和周述安修成了正果。

切换深色外观
回到顶部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