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猎人

《城市猎人》是一部以喜剧、动作、爱情、悬疑和犯罪为主题的电影。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个性既冷静又热血、既有型又傻气的角色,他来到了现代东京新宿,开启了《城市猎人》的原创故事。本片由铃木亮平领衔主演,他饰演头号“清道夫”冴羽獠。冴羽獠是一个专业为地下犯罪世界清理麻烦的人,他以其无与伦比的技巧和聪明才智而闻名。在现代新宿,他遇到了各种令人难以想象的事件和困难,从而踏上了一段精彩刺激、动作连场的冒险旅程。在这个故事中,冴羽獠将与一位美丽而神秘的女性合作,他们的合作关系逐渐发展为一段深厚的爱情。同时,我们也将见证他与各种犯罪集团之间的斗争,包括黑帮、贩毒集团和间谍组织等。这些斗争不仅挑战着他的智慧和实力,也将考验他的勇气和决心。在这个充满了幽默和惊险的故事中,观众将跟随冴羽獠一起解开各种谜团和悬念,揭开隐藏在城市背后的真相。他将以他独特的方式打击罪恶,保护无辜的人们,同时也逐渐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正使命。《城市猎人》将带给观众们一场视觉和情感的盛宴,兼具喜剧、动作、爱情、悬疑和犯罪的多重元素,让人们在笑声和紧张中度过一个难忘的电影时光。

展开剧情
导演:
编剧:
别名:
更新:
2024-06-13 13:08:43,最后更新于13小时前
片源状态:
正片
评分:6.5分
豆瓣:城市猎人

观看地址

观看地址
红牛1

演员表

职业:演员
安藤政信

  安藤政信,日本演员,毕业前夕被Stardust Promotion经纪公司发掘进入演艺界。2013年1月安藤从事务所辞职,3月加入DECA

职业:演员
桥爪功

  桥爪 功(はしづめ いさお),1941年9月17日,出生于大阪市东住吉区,身高168cm,体重63kg,血型O型

职业:演员
安藤政信

  安藤政信(あんどう まさのぶ),1975年5月19日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演员。 &

职业:演员
木村文乃

  木村文乃(Kimura Fumino ),1987年10月19日出生于日本东京都西东京市,日本演员,隶属于Tri

职业:演员
杉本哲太

  杉本哲太(すぎもと てった),本名杉坂哲太,1965年7月21日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茅崎市,演员,隶属于シス?カン

职业:演员
铃木亮平

  铃木亮平,1983年3月29日出生于日本兵库县西宫市,日本影视男演员,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

职业:演员
水崎绫女

  水崎绫女,1989年4月26日出生,日本女演员。  2006年,水崎绫女参演电

职业:模特
片山萌美

  片山萌美,日本人。2016年12月,荣获日本最大的美女杂志票选出2016至2017年最强的巨胸第一名。她长相清纯

职业:演员
华村飞鸟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配音,其它
迫田孝也

内详暂无简介

职业:演员
森田望智

内详暂无简介

影片评论

影评

内核精神的当代化延续!

《城市猎人》是一部兼具喜剧、动作、爱情、悬疑和犯罪元素的影片,故事情节独特且扣人心弦。主角冴羽獠是一个个性冷静又热血、既有型又傻气的角色,他的出现给现代东京新宿带来了一股令人闻风丧胆的氛围,也为《城市猎人》的故事揭开了神秘的序幕。铃木亮平在本片中担任主演,他将冴羽獠这个头号“清道夫”形象诠释得淋漓尽致。故事讲述了冴羽獠为了清理地下犯罪世界的麻烦而踏上了一段精彩刺激、动作连场的冒险旅程。这个旅程发生在现代新宿,让观众们感受到了一个充满神秘和危险的城市。影片中的喜剧元素让人捧腹大笑,动作场面则带给观众们刺激的视觉享受。爱情和悬疑的线索则将故事推向了高潮,让人想要一探究竟。犯罪题材的加入更是让影片充满了紧张和危险的氛围,让观众们时刻保持着紧绷的神经。《城市猎人》的故事情节紧凑且扣人心弦,每一个细节都令人回味无穷。铃木亮平的精湛演技让人们对冴羽獠这个角色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他的形象既有冷静的一面,又有热血的一面,这种反差营造出了一个深入人心的角色形象。总的来说,《城市猎人》是一部令人难以忘怀的影片。它融合了喜剧、动作、爱情、悬疑和犯罪等多种元素,给观众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冒险之旅。铃木亮平的出色演技更是为影片增添了不少看点。如果你喜欢刺激的动作片,又对喜剧和爱情有所追求,那么《城市猎人》绝对是你不容错过的一部电影。

网飞版本的《城市猎人》找到了最恰当的角度,活用当代化改编的客观需要,实现了对原著作品的内核还原,甚至将北条司本人直接“投射”到了作品中,用最直观的方式展示他的创作内驱力,同时又将之赋予了一定的当代性。

在原作诞生的80年代,日本仍然出于经济的黄金期,正是物欲最为旺盛的阶段,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一代日本人对此等繁华甚至色气的追逐,极度渴望物质上的成功与被认可。

同时,欧美的流行文化也带来了高度的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在精神层面上形成了对物质成功的契合。日本人渴望站在物质世界的顶点,这本身就是一种“英雄式”的传奇故事,对应着西方流行文化里的“冒险”,是年轻人从平凡的“本家”出发,在“异世界”--西方作品里的宇宙,日本情境下的“物质战场东京(最代表性的新宿地区)”--冒险,不断向上攀登而取得成功的进程。而西方作品里的浪漫英雄形象,也完美契合了年轻人这种对成功自我的想象。

《城市猎人》原作诞生于这个时代,也正是这种自我想象的落地。北条司让自己的想象集中在了寒羽良的身上,给他吻合所有条件的成功要素,作为自身的圆满,并在新宿这个最具“日本繁华”代表性的区域活动,在每个事件的完美解决中不断“再印证”自身之于日本社会的成功。比起其他的长篇作品,《城市猎人》里的主角无疑是最为强大的那一类,较少遇到真正的不可解困境,正是出于自我想象满足的动机:他需要的是对成功的反复证明,而非“走向成功”的成长过程。

与此同时,北条司也强调了更多的正面自我。他并不掩饰自己对物质世界与个人英雄的成功渴望,其关于经济富足、色欲圆满、武力顶点,全方位地站在世界的巅峰,却也表达了对于“堕落”的意识与抗拒。每个事件都与沉迷物欲的堕落者相关,拼接起了一部“日本黄金社会百态”的图卷,每个角落都在以不同的形式产出物质,同时也在滋生着相应的欲念与堕落,而寒羽良在做的事情就是对抗与消除。我们在追求物欲,这是日本社会的必然,但我们不能忘记“英雄”在结果成功之外的正义信念,这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成功者的最根本。

由此一来,原作给出了北条司对自己的理想画像,也是对自我与所有人的一种提示:可以追求,却不能沉迷,可以物欲,但不能迷失。这才是作品中反复展示的“成功结果”的完整形态。

事实上,如果以当代视角去看待这种思想的话,它无疑契合了所谓的“中二病”,是二次元爱好者对王道作品、少年动漫、异世界穿越,甚至“后宫漫”等内容进行广泛接收,并与自身所处人生阶段与心境相互结合之下,产生的一种自我想象。它有助于人们消解对现实世界与人生的压力,让自己暂时难达理想生活的受挫得到一定的缓释,塑造出一个契合目标的自我。

随之而来的,则是当代二次元文化对这一心理需求的满足。比起80年代,我们无疑得到了更多得多的“定向作品”,甚至细分的文化形式与风格品类。除了作品类型之外,诸如COSPLAY等形式的出现,也或多或少地与这种需求相关。如果说80年代的相应现象还处于“主流社会环境下的表现”,那么当代更完整、独特的二次元文化,无疑是在以更自洽而独立的方式做出表现,有着更外在的具体呈现形式,内在层面的驱力与指向也更加明确。

因此,网飞版《城市猎人》就以此为基础,构建了当代化改编的思路。他淡化了寒羽良在二次元文化之外的背景,更集中于表现他的“强大”本身,身手无敌,魅力十足。最重要的是,他将寒羽良的“爱好美色”与对二次元的痴迷进行了结合。寒羽良依然会对“传统文化”表示追逐,在新宿招蜂引蝶,新宿则呈现为当代的物质日本状态,以牛郎店、陪酒女、黑帮的“仙人跳”为主。

但作为更主要的剧情内容,二次元则是寒羽良互动最多的部分,他会模仿猫系口癖以讨好女生,对美色的迷恋也经常是由cosplay的暴露装扮所引发,除了喜好‘性感’还对“萌”难以自拔。

由此一来,追逐二次元的寒羽良就成为了“老二次元”的代表者。甚至对他与原作契合的“耍帅”,也比原作的“保持帅相的搞怪”更多了几分做作、脱线、刻意,甚至是“油腻”,其整体的形象变得更加落地,也更加地“宅化”。原作的人物内在始终站稳了“帅”的核心,搞怪是对“帅”之表现形式的轻松化与丰富化,这种状态事实上反而更契合于中二的自我想象:既要帅也要风趣,既要高亮的成功,也要“不刻意”的落地,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完美。而在网飞版之中,形象中的“中二”要素得到了极大的侧重,直接将寒羽良变成了一个比较明显的“中二老少年”。

事实上,这就让寒羽良变成了“北条司”自己。如果说原作里的寒羽良是北条司以“中二之心”想象出的“在主流日本社会里的成功自我”,那么网飞版的寒羽良就是站在中二世界里的北条司。这是他对自己的想象形态,因为现实里的北条司当然不具备那样的身手与长相,但同样是他的确切成功结果--这个寒羽良无关北条司个人对主流社会中自我成功的“想象”,而是从“二次元”出发,以“二次元”取得成功。

中二版寒羽良所展示的,正是北条司自己在“中二心境”之下坚守的,直接关联其真人本尊的完整信念:可以展开以二次元为途径的想象,以此想象出自己的成功,却不能沉迷于其中而堕落。这种堕落同样作用于二次元和主流社会,是对二次元作品中虚幻圆满结局的过度沉迷,从而根本放弃了现实生活里的努力,也是对主流社会里横流物欲的不择手段之追求,从而堕落在犯罪等形式的现实自毁中,得到不同形式的现实失败。

北条司在自己的原作中强调了"主流社会”层面,而他自己则因此取得了作为“二次元”的现实成功。而网飞版则是让寒羽良变成了北条司本尊,让他亲自在作品里展示了自己的这种成功。

由此一来,网飞版就成为了对原作的精神继承,将这种继承在世界观当代化的客观需要之下“不退反进”,更带来了社会向的延伸,成为了一种二次元文化整体的正确态度展示,是对于主流社会的一种宣言:我们与你们不同,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却绝非负面的存在。

在作品里,我们也看到了具体的落实,同样是对原作剧情的当代化。COSPLAY少女始终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一时陷入犯罪组织的毒品控制,而毒品给予少年男女们的作用则是“能力激升之后的死亡”,他们蛊惑少女的手段正是“实现梦想的COSPLAY大赛”,明面上的反派变成了coser公司的老板,口中说着“我是你的粉丝”这样的言辞。这样的剧情设置显然在各种角度上强调着“二次元世界的光荣与背后”,其表面上的五光十色给予青少年以梦想,但同时也像是毒品,只是一时之间的自我满足,随即就会带来虚幻泡沫破裂的“失去人生”结果,它甚至化为了犯罪组织首领的身形,做出更具体的黑暗诱惑。

面对这样的两面性世界,女cos始终坚定着自身的善意,她拥有梦想的正面,却不让自己堕入追求它的黑暗深渊。包括阿香的人设也是如此,作品还原了她的大锤,让它继续作为阿香“纠正寒羽良”的绝对良善武器,同时又变成了COSPLAY的道具,为其良善赋予了二次元文化的要素。甚至对于女反派,作品也让她在陈述梦想的“即将达成”瞬间被杀,强调了“梦想”追逐过度的必然破灭。

而作为作品落点的,则是“梦想”的两极化对抗。寒羽良是梦想的绝对正面结果,而真正的大反派则是女老板的抹杀者,是完全不具备梦想的存在。因此,作品将围绕二次元与主流社会的梦想最终定在了“正面”的一方,承认了它根基的积极性,并以梦想实现的形式战胜了纯粹的罪恶,强化“梦想”本身的意义,由此完成对二次元整体的正面定性。

作品始终强调着环境里的红色。这是COS的头发、灯光颜色,也是反派大本营里后景的颜色,而到了最终决战的天台,一切则归于“梦想正反面之红”彻底淡去的白色。作品里的二次元世界是正邪交织的复杂存在,但它从根本上看仍然是好的,可以培养出寒羽良,也在现实里孕育了北条司。

网飞版也延续了原作的“绝对化”塑造手法。它并没有抛出太多的复杂内容,正派的属性与能力一以贯之,反派的邪恶堕落也毫不掩饰,就像那个为了钱财的男警察叛徒---大反派之外,又一个与二次元梦想完全无关的“纯粹罪恶者”---一样。这是符合原作的手法,呈现出了最为外露、明确、直白的正邪价值观,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作者对此的坚定意识,也希望由此让所有人都理解并被感染。而于改编来说,这也省去了铺陈、展开、转折的资源需求,让作品可以集中在“对二次元的展现”之上。“搞怪 耍帅 动作”,这是原作的重要风格,在网飞版中则以当代化 二次元化的方式做出呈现。

基于当代化需要,不打破原作内核,反而做出当代文化语境与社会环境之下的延续与升级,带来一种“时代转变而精神不变”的内在表意。《城市猎人》作品的超时代魅力,以及其反映精神的永恒性意义,就此跃然而出。

来自App

这篇影评有剧透

网飞版本的《城市猎人》找到了最恰当的角度,活用当代化改编的客观需要,实现了对原著作品的内核还原,甚至将北条司本人直接“投射”到了作品中,用最直观的方式展示他的创作内驱力,同时又将之赋予了一定的当代性。

在原作诞生的80年代,日本仍然出于经济的黄金期,正是物欲最为旺盛的阶段,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一代日本人对此等繁华甚至色气的追逐,极度渴望物质上的成功与被认可。

同时,欧美的流行文化也带来了高度的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在精神层面上形成了对物质成功的契合。日本人渴望站在物质世界的顶点,这本身就是一种“英雄式”的传奇故事,对应着西方流行文化里的“冒险”,是年轻人从平凡的“本家”出发,在“异世界”--西方作品里的宇宙,日本情境下的“物质战场东京(最代表性的新宿地区)”--冒险,不断向上攀登而取得成功的进程。而西方作品里的浪漫英雄形象,也完美契合了年轻人这种对成功自我的想象。

《城市猎人》原作诞生于这个时代,也正是这种自我想象的落地。北条司让自己的想象集中在了寒羽良的身上,给他吻合所有条件的成功要素,作为自身的圆满,并在新宿这个最具“日本繁华”代表性的区域活动,在每个事件的完美解决中不断“再印证”自身之于日本社会的成功。比起其他的长篇作品,《城市猎人》里的主角无疑是最为强大的那一类,较少遇到真正的不可解困境,正是出于自我想象满足的动机:他需要的是对成功的反复证明,而非“走向成功”的成长过程。

与此同时,北条司也强调了更多的正面自我。他并不掩饰自己对物质世界与个人英雄的成功渴望,其关于经济富足、色欲圆满、武力顶点,全方位地站在世界的巅峰,却也表达了对于“堕落”的意识与抗拒。每个事件都与沉迷物欲的堕落者相关,拼接起了一部“日本黄金社会百态”的图卷,每个角落都在以不同的形式产出物质,同时也在滋生着相应的欲念与堕落,而寒羽良在做的事情就是对抗与消除。我们在追求物欲,这是日本社会的必然,但我们不能忘记“英雄”在结果成功之外的正义信念,这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成功者的最根本。

由此一来,原作给出了北条司对自己的理想画像,也是对自我与所有人的一种提示:可以追求,却不能沉迷,可以物欲,但不能迷失。这才是作品中反复展示的“成功结果”的完整形态。

事实上,如果以当代视角去看待这种思想的话,它无疑契合了所谓的“中二病”,是二次元爱好者对王道作品、少年动漫、异世界穿越,甚至“后宫漫”等内容进行广泛接收,并与自身所处人生阶段与心境相互结合之下,产生的一种自我想象。它有助于人们消解对现实世界与人生的压力,让自己暂时难达理想生活的受挫得到一定的缓释,塑造出一个契合目标的自我。

随之而来的,则是当代二次元文化对这一心理需求的满足。比起80年代,我们无疑得到了更多得多的“定向作品”,甚至细分的文化形式与风格品类。除了作品类型之外,诸如COSPLAY等形式的出现,也或多或少地与这种需求相关。如果说80年代的相应现象还处于“主流社会环境下的表现”,那么当代更完整、独特的二次元文化,无疑是在以更自洽而独立的方式做出表现,有着更外在的具体呈现形式,内在层面的驱力与指向也更加明确。

因此,网飞版《城市猎人》就以此为基础,构建了当代化改编的思路。他淡化了寒羽良在二次元文化之外的背景,更集中于表现他的“强大”本身,身手无敌,魅力十足。最重要的是,他将寒羽良的“爱好美色”与对二次元的痴迷进行了结合。寒羽良依然会对“传统文化”表示追逐,在新宿招蜂引蝶,新宿则呈现为当代的物质日本状态,以牛郎店、陪酒女、黑帮的“仙人跳”为主。

但作为更主要的剧情内容,二次元则是寒羽良互动最多的部分,他会模仿猫系口癖以讨好女生,对美色的迷恋也经常是由cosplay的暴露装扮所引发,除了喜好‘性感’还对“萌”难以自拔。

由此一来,追逐二次元的寒羽良就成为了“老二次元”的代表者。甚至对他与原作契合的“耍帅”,也比原作的“保持帅相的搞怪”更多了几分做作、脱线、刻意,甚至是“油腻”,其整体的形象变得更加落地,也更加地“宅化”。原作的人物内在始终站稳了“帅”的核心,搞怪是对“帅”之表现形式的轻松化与丰富化,这种状态事实上反而更契合于中二的自我想象:既要帅也要风趣,既要高亮的成功,也要“不刻意”的落地,结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完美。而在网飞版之中,形象中的“中二”要素得到了极大的侧重,直接将寒羽良变成了一个比较明显的“中二老少年”。

事实上,这就让寒羽良变成了“北条司”自己。如果说原作里的寒羽良是北条司以“中二之心”想象出的“在主流日本社会里的成功自我”,那么网飞版的寒羽良就是站在中二世界里的北条司。这是他对自己的想象形态,因为现实里的北条司当然不具备那样的身手与长相,但同样是他的确切成功结果--这个寒羽良无关北条司个人对主流社会中自我成功的“想象”,而是从“二次元”出发,以“二次元”取得成功。

中二版寒羽良所展示的,正是北条司自己在“中二心境”之下坚守的,直接关联其真人本尊的完整信念:可以展开以二次元为途径的想象,以此想象出自己的成功,却不能沉迷于其中而堕落。这种堕落同样作用于二次元和主流社会,是对二次元作品中虚幻圆满结局的过度沉迷,从而根本放弃了现实生活里的努力,也是对主流社会里横流物欲的不择手段之追求,从而堕落在犯罪等形式的现实自毁中,得到不同形式的现实失败。

北条司在自己的原作中强调了"主流社会”层面,而他自己则因此取得了作为“二次元”的现实成功。而网飞版则是让寒羽良变成了北条司本尊,让他亲自在作品里展示了自己的这种成功。

由此一来,网飞版就成为了对原作的精神继承,将这种继承在世界观当代化的客观需要之下“不退反进”,更带来了社会向的延伸,成为了一种二次元文化整体的正确态度展示,是对于主流社会的一种宣言:我们与你们不同,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却绝非负面的存在。

在作品里,我们也看到了具体的落实,同样是对原作剧情的当代化。COSPLAY少女始终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一时陷入犯罪组织的毒品控制,而毒品给予少年男女们的作用则是“能力激升之后的死亡”,他们蛊惑少女的手段正是“实现梦想的COSPLAY大赛”,明面上的反派变成了coser公司的老板,口中说着“我是你的粉丝”这样的言辞。这样的剧情设置显然在各种角度上强调着“二次元世界的光荣与背后”,其表面上的五光十色给予青少年以梦想,但同时也像是毒品,只是一时之间的自我满足,随即就会带来虚幻泡沫破裂的“失去人生”结果,它甚至化为了犯罪组织首领的身形,做出更具体的黑暗诱惑。

面对这样的两面性世界,女cos始终坚定着自身的善意,她拥有梦想的正面,却不让自己堕入追求它的黑暗深渊。包括阿香的人设也是如此,作品还原了她的大锤,让它继续作为阿香“纠正寒羽良”的绝对良善武器,同时又变成了COSPLAY的道具,为其良善赋予了二次元文化的要素。甚至对于女反派,作品也让她在陈述梦想的“即将达成”瞬间被杀,强调了“梦想”追逐过度的必然破灭。

而作为作品落点的,则是“梦想”的两极化对抗。寒羽良是梦想的绝对正面结果,而真正的大反派则是女老板的抹杀者,是完全不具备梦想的存在。因此,作品将围绕二次元与主流社会的梦想最终定在了“正面”的一方,承认了它根基的积极性,并以梦想实现的形式战胜了纯粹的罪恶,强化“梦想”本身的意义,由此完成对二次元整体的正面定性。

作品始终强调着环境里的红色。这是COS的头发、灯光颜色,也是反派大本营里后景的颜色,而到了最终决战的天台,一切则归于“梦想正反面之红”彻底淡去的白色。作品里的二次元世界是正邪交织的复杂存在,但它从根本上看仍然是好的,可以培养出寒羽良,也在现实里孕育了北条司。

网飞版也延续了原作的“绝对化”塑造手法。它并没有抛出太多的复杂内容,正派的属性与能力一以贯之,反派的邪恶堕落也毫不掩饰,就像那个为了钱财的男警察叛徒---大反派之外,又一个与二次元梦想完全无关的“纯粹罪恶者”---一样。这是符合原作的手法,呈现出了最为外露、明确、直白的正邪价值观,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作者对此的坚定意识,也希望由此让所有人都理解并被感染。而于改编来说,这也省去了铺陈、展开、转折的资源需求,让作品可以集中在“对二次元的展现”之上。“搞怪 耍帅 动作”,这是原作的重要风格,在网飞版中则以当代化 二次元化的方式做出呈现。

基于当代化需要,不打破原作内核,反而做出当代文化语境与社会环境之下的延续与升级,带来一种“时代转变而精神不变”的内在表意。《城市猎人》作品的超时代魅力,以及其反映精神的永恒性意义,就此跃然而出。

"}
切换深色外观
回到顶部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综艺
动漫